中心新闻

      【新闻事件】:《自然新药发现》发表了一篇由Axel Hoos撰写的免疫疗法综述。Axel Hoos曾经主持了施贵宝免疫疗法的临床开发,在葛兰素放弃肿瘤业务又想重返肿瘤后被挖到葛兰素。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已批准的疗法,以PD-1和CTLA4抗体为主。因为作者是临床开发出身,所以讲了不少免疫疗法独特的临床特征。制药界对这些独特疗效和安全性特征的及时理解(如以irRC代替RECIST)开辟了肿瘤疗法了新篇章,为未来新疗法建立了临床评价体系。   【解析】:免疫疗法的投资强度和开发、审批速度都是前无古人的,当然核心原因是对部分晚期癌症患者长期近似治愈的疗效。这一方面会给厂家带来巨额利润,另一方面患者也非常积极参与临床试验。民族英雄林则徐死后左宗棠为他写的挽联有两句话叫做“庙堂倚之为长城,草野望之若时雨”,可以说是现在PD-1抗体的写照。   现在共有IL2、IFNg、Sipuleucel-T、CTLA4抗体(Yervoy)、PD-1抗体(Opdivo、Keytruda)、BiTE抗体 (blinatumomab),溶瘤病毒(T-vec)等7类免疫疗法上市,PD-L1抗体和CAR-T 也非常接近上市。已上市药物中除了检查点抑制剂其它疗法或者疗效一般、或者毒性太大,都不能算是颠覆性药物。检查点抑制剂并非针对肿瘤特异性应答,所以理论上不如TCR那么精准、但也不如IL2那么毒。这个恰到好处的平衡令检查点抑制剂即对多种肿瘤有不错疗效,也没有太严重的毒副作用。   过去15年美国橄榄球联盟最好的四分卫之一名叫Tom Brady,但他在当年选秀中排名第199。所有球队都想找到下一个Brady,但如果没有可靠的评价体系只能靠运气。免疫疗法的情况类似,动物实验击败PD-1抗体几乎和临床表现没有任何关系。建立可靠的临床前评价体系是当务之急,否则现在包括IDO在内热火朝天的免疫新疗法集体沉船并非没有可能。   检查点抑制剂艰难爬坡的10年正是靶向疗法不可一世的10年。这段时间整个制药工业被吸引到靶向疗法,但只有施贵宝显示了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眼光和勇气。人类随波逐流的本性不会改变,改变的是不同时期追逐的新潮流。临床前资产动辄几亿、十几亿美元的估价显示现在的免疫疗法已经过热,不要忘记PD-1免疫疗法的百年历史中是个个例。
      在最近发表于《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期刊的研究中,加州大学欧文分校、Sue & Bill Gross干细胞研究中心(Sue & Bill Gross Stem Cell Research Center)以及记忆障碍和神经系统疾病研究所的神经生物学家们发现,通常帮助我们对抗细菌和病毒感染的免疫细胞,可能在阿尔茨海默病中发挥比最初认为的更大的作用。   研究人员发现,当阿尔茨海默病小鼠的血液中缺失这些关键免疫细胞,它们会更快地发展出与阿尔茨海默病相关的独特大脑斑块。   神经生物学与行为助理教授Mathew Blurton-Jones和博士生Samuel Marsh表示,他们的发现可能导向对新技术的创建,以帮助识别、甚至可能治疗面临该病风险的个人。   阿尔茨海默病是老年性痴呆的主要原因,被认为是由一种蛋白质的积聚所驱动的。这种蛋白质被称为β-淀粉样蛋白,会在大脑中聚合形成淀粉样蛋白斑块。大脑内部的小胶质细胞会试图清理这种积累,但在阿尔茨海默病中,它们似乎是在打一场注定会失败的战争。虽然许多研究已经探索了小胶质细胞在阿尔茨海默病的作用,但很少有研究人员探究T-细胞和B-细胞的作用。这些免疫细胞驻留在大脑之外,在自身免疫疾病中扮演重要角色,也会影响阿尔茨海默病。   为了测试这个想法,Blurton-Jones和Marsh培育了缺失3种关键免疫细胞(T-细胞、B-细胞和NK-细胞)的转基因阿尔茨海默病小鼠。6个月后,这些小鼠大脑中的β-淀粉样蛋白积聚是拥有完好免疫系统的阿尔茨海默病小鼠的两倍以上。   “影响的程度之大让我们非常惊讶”Blurton-Jones说,“我们预期的免疫系统缺陷对阿尔茨海默病病理的影响要微弱得多。”   为了理解这些免疫细胞缺失如何增加β-淀粉样蛋白,他和Marsh研究了这些外围细胞和大脑中小胶质细胞之间的相互作用。   “我们发现,在拥有完好免疫系统的阿尔茨海默病小鼠中,B-细胞制造的抗体会在大脑中积聚并与小胶质细胞相关联。这有助于增加对β-淀粉样蛋白的清理”Marsh说。   为了进一步证实血液中免疫细胞与大脑中免疫细胞之间相互作用的重要性,研究人员将健康的骨髓干细胞植入存在免疫缺损的阿尔茨海默病小鼠体内。由于T-细胞、B-细胞和NK-细胞发育自骨髓干细胞,移植导向缺失免疫细胞的再造。这使得B-细胞产生抗体,再次抵达大脑并辅助小胶质细胞消除β-淀粉样蛋白。   “我们知道,免疫系统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发生变化,制造T-细胞和B-细胞的能力会下降”Blurton-Jones说,“所以,人类免疫系统的衰老是否会促使阿尔茨海默病的发展是我们想要探究的下一个重大问题。”
      免疫系统的许多组分都能用来对抗癌症,巨噬细胞也不例外。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在Cancer Discovery杂志发表文章,揭示了免疫疗法利用巨噬细胞突破胰腺癌壁垒的分子机制。   肿瘤微环境就像一道坚实的壁垒,能为癌细胞提供保护,帮助它们抵抗化疗。Gregory L. Beatty领导的研究团队阐明了巨噬细胞倒转枪头攻击肿瘤壁垒的关键步骤。“肿瘤及其微环境之间存在复杂的双向交流。我们发现,以细胞表面分子CD40为靶标的抗体会与免疫系统合作,推到肿瘤周围的城墙,”Beatty说。“CD40抗体可以用来增强化疗和其他疗法对胰腺癌的治疗效果。”   胰腺癌生长快而且转移率高,是一种非常致命的恶性疾病。2016年美国癌症协会的数据显示,胰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在7-8%之间。虽然手术可以根治这种疾病,但胰腺癌在确诊时只有10–20%是可切除的,其它患者只能接受化疗。人们亟需了解这种可怕疾病背后的分子机制。   宾夕法尼亚大学2011年在Science杂志上发表的研究表明,CD40抗体能利用血液和组织中的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瓦解人类和小鼠肿瘤的微环境。不过这一现象背后的生物学机制一直未能阐明。   现在研究人员通过小鼠模型展示,CD40抗体治疗之后免疫系统释放的一些因子彼此协作,促使巨噬细胞对癌症发起攻击。趋化因子配体2(CCL2)和干扰素γ(IFN-γ)就是这样的两种因子。CCL2帮助巨噬细胞浸润肿瘤,IFN-γ“教导”这些巨噬细胞,诱导金属蛋白酶的释放。这些酶可以降解肿瘤周围抵抗化疗的纤维壁垒。   这项研究还揭示了用CD40抗体增强化疗效果的最佳治疗时机。研究人员证实,CD40治疗之后纤维壁垒的降解可以保持一周,在这段时间进行化疗(比如使用胰腺癌标准化疗药物gemcitabine)将会更加有效。   “这些数据支持了基于操纵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的癌症疗法。从我们的研究来看,巨噬细胞可以成为很强的癌症杀手。既然去除肿瘤的巨噬细胞比较困难,何不将它们利用起来呢?它们也许就是胰腺癌的致命弱点,”Beatty说。“对生物学机制的进一步理解,将帮助人们把这种疗法推向临床。”   传统的癌症研究主要是寻找可以进行治疗的放疗或化疗靶标,后来人们开始尝试通过刺激免疫系统来对抗癌细胞。免疫疗法旨在增强机体正常免疫系统对抗肿瘤的能力,对健康组织的副作用小。现在市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些这样的抗癌药物,还有一些药物在临床试验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人们普遍认为,免疫疗法将会彻底改变癌症的治疗方式。   T细胞是人体内的重要免疫细胞。它们起源于骨髓,在胸腺内分化成熟,是机体抵御入侵者和癌细胞的主力军。T细胞疗法在癌症治疗方面很有潜力,但副作用可能非常严重。为此,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科学家们开发了一个能够严格控制T细胞活性的分子开关。这一技术有望解决T细胞治疗的严重副作用,克服这种疗法的重要障碍。   人们逐渐意识到,肿瘤周围某些健康细胞在癌症发展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这些细胞为肿瘤生长提供了一个支持性的环境(肿瘤微环境),甚至为肿瘤扩散提供帮助,靶标它们有望对癌症造成实质性打击。中性粒细胞通常与炎症和抗感染有关,不过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这些细胞也在肿瘤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过去人们认为,成熟中性粒细胞一般不会再有什么变化。Dr. Zvika Granot和Dr. Zvi Fridlender的团队根据小鼠肿瘤和人类血液研究,对此提出了挑战。他们发现,中性粒细胞并不是均一的细胞群体,其中含有不同的亚型,而且这些细胞仍有较强的可塑性。值得注意的是,某些中性粒细胞可以对抗癌症,但另一些中性粒细胞却帮助癌症发展。研究显示,在癌症的早期阶段,抗癌的中性粒细胞占据着优势。随着癌症的发展,促癌的中性粒细胞逐渐超越了抗癌的中性粒细胞,这时中性粒细胞总体表现出促癌特性。
      在过去的2015年底,癌症免疫治疗领域有两件大事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让大家看到治愈癌症的希望。   “2015年11月5日,Waseem Qasim对外宣布,他们利用Cellectis公司经TALEN基因编辑技术改造的UCART19细胞株,成功缓解了Layla的不治之症——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ALL)。   2015年12月6日,美国前总统Jimmy Carter发表声明说,在使用默沙东的免疫检查点PD-1抗体药物Keytruda之后,此前在他大脑中出现的黑色素瘤(melanoma)消失了。”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内,Layla和Carter分别给癌症免疫治疗的“两员大将”,CAR-T治疗和免疫检查点PD-1抗体治疗,做了几近完美的代言。   前不久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中国制药企业百济神州,也是专注于癌症免疫检查点治疗药物的研发。百济神州CEO、美国科学院院士王晓东曾说,肿瘤免疫这个武器,使我们第一次在与癌症的战争中,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实际上,现在大家基本都认为肿瘤免疫治疗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也是一大批制药公司纷纷挤入免疫治疗药物研发行列的主要原因。   这不,2016一开年,又有一家公司花重金投入癌症免疫治疗领域。这家公司的投入力度应该是2016年来最大的手笔,两项合作交易总金额超过32亿美元。它就是Baxalta。   2015年,Baxalta从母公司百特国际(Baxter International)拆分出来,独立上市。Baxalta 这一名称由 Baxter 与“alta”组合而成,“alta”由拉丁语“altus”衍生而来,含义为“高”或“深刻”。Baxalta主要专注于三大领域:血液病、肿瘤及免疫疾病。主要服务人群为,没有药物治疗的罕见疾病人群。2016年1月11日,罕见病治疗公司Shire以320亿美元的高价完成对Baxalta的收购,意欲打造世界最大罕见病制药公司。   至此,“财大气粗”的Baxalta开始强势闯入癌症免疫治疗领域。对于免疫治疗的“两员大将”免疫检查点治疗和CAR-T治疗,Baxalta采取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战略,分别与两家公司合作,几乎同时开展免疫检查点抗体治疗和CAR-T治疗的研究。 拿16亿与Symphogen合作,进军免疫检查点疗法   2016年1月4日,Baxalta和Symphogen对外宣布,双方将在癌症免疫检查点治疗领域结盟。   虽然早在2014年制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与默克(Merck)的两款 PD-1抗体药物已经获批上市,但是这并不会影响Baxalta和Symphogen的研究。因为免疫检查点并不是只有PD-1一种,实际上还有很多种,PD-1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只是这些沉在水面之下的宝库还有待进一步的发掘。   尽管目前其他的免疫检查点发现的很少,Baxalta还是雄心壮志地要开发6种不同免疫检查点治疗药物,但是它们没有公布是哪6个免疫检查点,不知道它们手里是不是还握着其他的秘密武器。由于Symphogen在该领域有一定的基础,预计第一个药物将在2017年开展临床试验。作为回报,Baxalta将累计向Symphogen支付16亿美元以上。 再拿16亿与Precision合作,涉足CAR-T治疗   2016年2月25日,Baxalta和Precision BioSciences对外宣布,依托于Precision的基因编辑平台,双方联合开展癌症CAR-T治疗。   Precision于2006年获得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基因编辑技术的授权,同年宣布成立。Precision获得授权的这项基因编辑专利技术叫Arcus,不同于目前大热的CRISPR以及TALEN等。   Precision的CEO Matthew Kane表示,Arcus基因编辑技术实际上比CRISPR和TALEN更加精准便捷(估计在成本和效率上处于劣势)。最关键的是,Arcus基因编辑技术是Precision的独家技术,没有专利纠纷。   基于Arcus基因编辑技术,Baxalta和Precision意欲打造6个针对不同靶点的异源CAR-T免疫治疗细胞株,以实现CAR-T的标准化治疗。   实际上CAR-T领域最被被外界看好的Cellectis在治疗Layla的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时,采用的就是这种异源CAR-T免疫治疗。相较于诺华等巨头的传统CAR-T疗法,异源CAR-T免疫治疗的优势主要体现在标准化流程和较低的成本上。   因此,奇点糕认为,Baxalta一定是从Cellectis的治疗案例中获得了启示,才敢重金投入异源CAR-T免疫治疗。   同样,Baxalta和Precision的合作项目计划2017年开展首个临床试验。作为回报,Precision至少从Baxalta公司收获16亿美元。   随着越来越多的巨头和资本进入免疫治疗领域,奇点糕隐约感觉到,人类战胜癌症的希望开始泛起点点微光,最终彻底点燃希望的应该就是免疫治疗。
      近期,美国爱荷华大学的两项研究,通过实时记录癌变的人乳腺组织细胞的三维活动,对这些问题提供了重要的见解。据认为,这是第一次有研究连续不断跟踪癌细胞的运动和吸积成肿瘤。   癌症是一种神秘的疾病,有很多原因。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肿瘤如何形成以及为什么会形成肿瘤?多年来,科学家针对这些问题开展了各种各样的研究,2015年1月,来自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研究人员揭示出了皮肤损伤引发肿瘤形成的一个新机制,这对于那些罹患慢性皮肤溃疡或水泡皮肤病的患者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这项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的研究,阐明了免疫细胞天然感知细菌在皮肤肿瘤形成中所起的作用。   2015年12月,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主张,大多数的癌症病例都是由于诸如有毒化学物质和辐射等一些可以避免的因素所导致。这篇论文试图驳斥了今年早些时候提出的一个观点,当时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的一份研究报道得出结论:内在细胞过程中的一些差异,是一些组织比另一些组织更频繁癌变的主要原因。   近期,美国爱荷华大学的两项研究,通过实时记录癌变的人乳腺组织细胞的三维活动,对这些问题提供了重要的见解。据认为,这是第一次有研究连续不断跟踪癌细胞的运动和吸积成肿瘤。   该研究小组发现,癌细胞通过延伸出各种各样的缆线,来抓住附近的细胞——癌变的和健康的细胞,并将它们卷绕起来。此外,爱荷华大学的研究人员报道称,肿瘤的形成只需要仅仅百分之五的癌细胞,这一比例迄今一直是未知的。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最近的《American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   本文通讯作者、UI生物学教授David Soll指出:“它们不像彼此粘在一起的东西。而是这些细胞走出去,积极招募其他细胞。它是复杂的东西,它不是被动的。我们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有专门的细胞,这是一小部分的细胞,将所有其他细胞拉进来。”   研究结果可能使我们更为精确地识别致瘤细胞(那些形成肿瘤的细胞),并检测哪些抗体将是消灭它们的最好装备。Soll的Monoclonal Antibody Research Institute和Developmental Studies Hybridoma Bank,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创建,作为为国家资源,由Soll领导,位于UI,同时包含世界上最大的抗体集合,可用于抗癌试验。   去年春天,在PLoS ONE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Soll的研究小组发现,只有肿瘤细胞(来自各种各样的癌症,包括肺癌、皮肤癌和侵略性的脑肿瘤如胶质母细胞瘤)通过积极招募其他细胞而形成肿瘤。研究人员观察到,就像邪恶的使者一样,单个癌细胞将它们自己从最初的集群向外延伸,探测区域内的其他细胞。一旦它检测到一个细胞,延伸的细胞就抓住并拉动它,形成一个更大的团块。活动继续进行,随着肿瘤扩大,癌变的延伸会拉进越来越多的细胞——包括健康细胞。   Soll说:“只有在细胞之间的致瘤细胞,这就是发现。肿瘤细胞知道它们在做什么。它们形成了肿瘤。”问题是,这些细胞如何知道该怎么做。Soll假设它们回到原始的过去,那时这些细胞被编程形成胚胎。如果是真的,也许癌细胞——伪装成胚胎形成细胞,会招募其他细胞形成组织,然后形成层状结构,自我维持肿瘤形成和生长需要的结构。   想想一个死亡星球,建立足够的防御来抵御重复攻击。或者,少打个比方,细菌如何在表面形成一层坚不可摧的膜,从骨科植入物到导管。Soll说:“肯定有一个原因。你可能希望得到一个大的肿瘤,它能够形成一个微环境所需要的组织。就好像它建立自己的防御系统,对抗身体对它们的进攻。”   在AJCR论文中,研究人员比较了人乳腺组织细胞(MoVi-10')和一个弱致瘤性的亲本乳腺癌细胞株(MCF-7)的行为。首先,他们发现,在50小时的时间内,比起MCF-7,只有MoVi-10'细胞密度增加,主要通过连接在一起。   另外,在所有情况下,无论集群中MCF-7细胞和MoVi-10'细胞的比例如何,只有MoVi-10'细胞伸出,并引诱其他细胞——包括健康的细胞,长成为团块。作者写道:“这里的结果扩展了我们原来的观察,即,肿瘤细胞系和新鲜肿瘤细胞具有独特能力,能够通过主动形成细胞缆线,发生聚结。”   这一发现更加支持一个观念,即,肿瘤在多个地点同时发生,通过使用癌细胞缆线吸引更多细胞并扩大自身的细胞群。有人认为,肿瘤通过团块中的细胞变化,更多地产生,被称为“癌症干细胞理论”。   Soll的研究团队还发现,Mo-Vi10'细胞每小时移动92微米,大约是健康细胞速度的两倍。这很重要,因为它可以帮助科学家们更好地理解“肿瘤是如何快速形成的”。
      一种叫做mito-priming的技术是研究人员在对抗癌症的过程中研发的一种最新方法。格拉斯哥大学英国癌症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已经研发出这种技术作为一种研究工具来理解癌细胞是如何死亡的。今天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的重大发现意味着mito-priming能够应用于识别新的抗癌药物来筛选药效。   筛选抗癌药物的新技术!尤其BH3-mimetics是研发出的很有前景的一类新型特异性杀伤肿瘤细胞的抗癌药物。BH3-mimetics主要以BCL-2蛋白家族为靶点,该家族主要维持癌细胞存活。   虽然还未在临床实践中应用,BH3-mimetics抗癌药物正在后期临床试验中显示着巨大的前景,尤其是在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方面。格拉斯哥癌症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希望他们这一开创性的方法能够应用于筛选针对BCL-2蛋白的新药物,并帮助发现杀灭癌细胞的新方法。   该论文的第一作者Stephen Tait说:“我们已经研发出一种新的方法,使任何细胞类型都对BH3-mimetics治疗敏感。我们称这个方法为mito-priming。”   “Mito-priming能够用于快速筛选新的BH3-mimetics和其他抗癌药物,改善杀灭癌细胞的方法。它也能用于快速的定义BH3-mimetics的效力和特异性。最后,该技术将使得我们理解耐药性如何出现的,因而使我们能够在第一时间阻止耐药性的发生。”   “目前在对抗癌症方面很多人将兴趣锁定在BCL-2蛋白上,将来会有新的治疗方法出现。我们希望我们的新方法mito-priming能够成为发现针对BCL-2蛋白的新药的一个平台。”   科学家们通过在细胞中产生同等数量的毒性和保护性BCL-2蛋白而研发了mito-priming。   Tait解释道:“这种状态的细胞对BH3-mimetics抑制保护性BCL-2功能非常敏感,这样它们在吸食药物的短短几分钟内就会死亡。”
      导读:免疫疗法是癌症研究的一个热门领域。毕竟,利用人体自身的细胞来对抗癌症,比起对整个系统产生损害的有毒化学物质,更为有效和更加低创。    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健康科学中心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助理教授Yubin Zhou博士,致力于研究如何用光来控制免疫系统,并诱导其对抗癌症。Zhou博士2003年6月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2007年在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获博士学位,曾在La Jolla研究所和哈佛医学院从事研究工作。他说:“虽然神经系统科学家很早就用光来刺激神经元,但这是第一次将称为光遗传学的技术,应用于免疫系统。”   在神经科学中,这个过程涉及基因工程细胞,用光敏微生物产生蛋白,并使神经细胞暴露于一种特定颜色的光时,会发送或停止发送神经冲动。Zhou说:“使用该技术,神经科学家已经了解了关于脑电路的许多信息,现在其它许多领域的研究人员正在做这样的尝试。”   在过去的一年里,光遗传学技术与CRISPR等技术一起,成为生命科学领域的热门技术(2015重大技术进展:CRISPR、光遗传学)。并被《Nature Methods》评选为2016年最值得关注的几项技术之一《自然》2016热点技术—精准光遗传学)。Zhou和他的合作者已经修改了这项技术用于免疫系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与神经细胞不同,免疫细胞不使用微小的电脉冲来交流。此外,免疫细胞在身体深处,并不断地移动,所以光可能很难到达它们。    这一发展采取了一些独创性和合作。Zhou说:“我们与麻省大学医学院的Gang Han博士合作,他致力于生物纳米技术和光医学发展。同时,我们能够将国家最先进的光遗传学方法与尖端纳米技术结合起来。”这种方法称为光遗传学免疫调节,相关结果发表在最近《eLife》。   Zhou说:“这项工作是由实验室的优秀科学家完成的:研究生Lian He、Peng Tan,博士后Guolin Ma博士,他们勇敢地承担了这项艰巨的工程,克服了所有的具有挑战性的障碍,使这种技术变成现实。”    Smartflare“RNA灵光”技术,一步孵育即可直接检测活细胞内的RNA!   用这种方法,研究人员可以控制免疫细胞的作用,并“指导”它们杀死癌细胞。他们使用近红外激光束——可以穿透到深处,在本研究中,意味着深入到组织内一两厘米的深度,在那里,一个纳米粒子把近红外光变成蓝光,并指导基因工程免疫细胞的活动。Zhou说:“我们能够以无线方式控制深埋在组织中的免疫细胞的作用。”   该研究小组通过基因工程设计了免疫细胞,使一种钙调节蛋白变得对光敏感。当它们接触到纳米颗粒发出的蓝光时,其钙离子门打开。当切断光线时,钙离子门关闭。更多的光会导致更大的钙离子流,所以研究人员能够很好地调节免疫细胞的钙依赖性行为,对抗入侵的病原体或肿瘤细胞。   当向一个动物肿瘤模型注射纳米粒子和感光基因工程免疫细胞后,近红外激光束可引起钙通道打开,这将提高免疫反应帮助杀死癌细胞。Zhou说:“该技术降低了肿瘤大小和转移,因此有很多的应用价值。”    这种方法的一个优点是,它只会激活某些类型的免疫细胞、树突状细胞或T细胞,只在身体的一部分,靠近引流淋巴结或肿瘤,这有助于减少化疗中经常见到的副作用。它也是光可调的、非侵入性的,并且具有很高的时间分辨率,换句话说,当需要时它可以打开,当不需要时它可以关闭。   这项研究的影响是深远的。Zhou说:“其他科学家将可能使用这种技术,帮助他们研究免疫、心脏和其他类型的细胞——它们使用钙来执行任务。这是一项相当酷的技术。有了这些工具,我们现在不仅可以解决我们以前从未解决的基本科学问题,也可以将它转化到诊所用于疾病干预。”    同时,Zhou的实验室已经应用这种技术,构建了一种方法来更有效地筛选潜在的抗癌药物。Zhou说:“如果成功的话,所有这些努力将能显著改善当前的癌症免疫疗法,将个性化治疗精确到何时和哪里需要,同时减少副作用。”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近日在一份报告中称:“得益于生活方式的转变,预防性技术的出现,以及更好的药物和其他疗法,到2050年,无论是儿童还是80岁高龄的老人,几乎所有因癌症死亡的情况都是可以阻止的。”   当前人们普遍认为,癌症患者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但最新一项研究表明,得益于更好的技术、药物和生活方式,到本世纪中叶,几乎没有人再因为癌症而死亡。   当前,每年有1400万人被诊断出患有癌症,约800万人因此而失去生命。伦敦大学学院的这份报告预计,到2030年,数字将变为2600万人、约1700万人。   在这1700万人中,大部分将来自中国。因为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国的人口逐渐趋于老龄化。此外,80岁以下人口因癌症死亡的比例将逐渐下滑,尤其是在富裕国家。例如,2030年英国80岁以下人口因癌症死亡的数量与1990年相比将下滑40%。   该报告称:“在未来数十年,随着创新性药物的出现,放射学技术和手术技术的提升,许多癌症患者都将被治愈。”   除了基因技术和特殊药物的出现,报告还特别指出了生活方式转变的重要性。对癌症及其环境因素的更深刻认识,有助于提升人们对自身健康的关注,从而鼓励人们在初期阶段就报告各种癌症信号(这对成功治疗至关重要)。另外,禁烟也有助于降低癌症发病率。伦敦大学学院在报告中称:“意识的提升对于打赢癌症战争至关重要。”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资料显示,恶性肿瘤已成为儿童第二大死因,软组织肉瘤已成为儿童癌症致死的第5位病种。近5年来,中国城市儿童恶性肿瘤的发病率上升了18.8%,远高于发达国家,据估算,每年新发病例可达4000—5000例。   由于认知不足、误诊、缺乏早期筛查机制和医保覆盖,患儿治疗的“时间窗”经常被错过,部分病种的门诊误诊率甚至高达50%。在中国,儿童软组织肉瘤可以说是一直被忽视的儿童隐匿杀手。   儿童软组织肉瘤虽为恶性肿瘤,但绝非不治之症。它的治疗效果明显优于同期成人患者,规范治疗后绝大多数没有后遗症,治愈后可以正常上学、工作、结婚生育。 儿童软组织肉瘤发病率高   软组织肉瘤是发生在全身任何软组织的恶性肿瘤,占成人恶性肿瘤1%,但是占儿童恶性肿瘤8—10%,是儿童中常见的实体肿瘤之一。70%的儿童恶性肿瘤会在3岁以前就发病。儿童恶性肿瘤有两个高发期,分别是3岁和5岁以内,大部分儿童软组织肉瘤是因先天因素引起。   以最常见的横纹肌肉瘤为例,它占儿童软组织恶性肿瘤的50%,恶性程度极高,有着很高的转移性和复发性,占儿童实体恶性肿瘤的10%。70%病例在10岁以下,2—5岁为发病高峰,占所有病例的1/3,也有新生儿病例,男女比例相等。   大多数人没有听过这些可怕的疾病,甚至很多儿科医生也没见过这样的病例。因为儿童软组织肉瘤的发病症状多是无痛性肿物、发热、炎症、腹痛,诊断时压根想不到,导致最终确诊时已广泛转移。事实上,儿童不仅各年龄段均可能患癌症,且全身各个系统均有可能罹患肿瘤。 软组织肉瘤治疗需多学科合作   软组织肉瘤在肿瘤医院或者儿童医院这样的专科医院,尚且属于少见病,在综合性医院更难引起重视。大部分患儿家长也面临着两难的选择:送去综合性医院肿瘤科,将会面临一群没有任何儿科经验的医生;送去儿童医院内外科,医生常常对恶性肿瘤特别是转移复发束手无策。   由于儿童软组织肉瘤可能发生在身体的任何部位,需要多科室配合,治疗难度较大。因为专业限制,遇到特殊骨肿瘤和眼科、头颈科肿瘤也会将儿童转诊到相应的医院治疗。其次,儿童放化疗和成人差别较大,大部分医院的放疗科不愿接收儿科病例。   手术、化疗、放疗是目前软组织肉瘤治疗的主要方法。包括手术、化疗和放疗在内的综合治疗,是横纹肌肉瘤、滑膜肉瘤、尤文氏瘤等对化疗较敏感的软组织肉瘤治疗的主要原则。而脂肪肉瘤、纤维肉瘤等对化疗敏感性差的软组织肉瘤,目前主要的治疗手段是手术+放疗。无论哪种手术治疗都是以达到无肿瘤残留为目标的。   手术仅仅是其中一项治疗手段,对于家长来说,并非确诊后就必须马上手术才行。手术方案的确定要参考多方面的因素。首先是肿瘤的部位、大小、邻近器官和组织是否受侵犯;其次看区域淋巴结是否有转移;最后评估术后是否可能造成患儿功能缺失或毁容、致残等严重影响生存质量的后果。儿童软组织肉瘤作为具有转移潜能的侵袭性肿瘤,除高复发风险外,亦多见转移或死亡病例,加上生长发育期的儿童对外观与功能的特殊要求、以及头面部等特殊发病部位,都对软组织肉瘤的治疗提出了挑战。   儿童软组织肉瘤的治疗需要多学科合作的综合治疗,需要外科、内科、病理、影像、B超、放疗很多医生团队来治疗。儿童软组织肉瘤的患者应尽量选择具备综合实力的专业团队来治疗。 普及防癌抗癌知识是当务之急   儿童软组织肉瘤是可以预防的疾病。从备孕开始,准妈妈就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不吸烟、不酗酒,不吃霉烂变质的食物;怀孕期间,特别是怀孕前3个月应尽量避免感染,比如上呼吸道感染等;不要乱用抗生素,如果确实需要用,最好在专业医师指导下进行;怀孕期间准妈妈应避免接触放射线。   软组织肉瘤最初的症状是无痛性的肿块,没有什么特异性的症状。软组织肉瘤好发生于头颈部、泌尿生殖器官以及躯干四肢。其中躯干四肢、头颈部比较表浅容易发现。家长在给孩子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可以摸到质地较硬的肿块,如果这些肿块在短时间内快速的生长,就要引起注意了,家长需要带孩子到专业肿瘤医院详细检查一下。   现在很多父母会忽视孩子的身体异常情况,导致病情发现不及时,一旦发病就是中晚期。家长一定要引起重视,如果小孩突然出现生长变慢、不爱吃东西、不哭不闹等情况,家长可在孩子睡觉时,摸一下腹部、四肢看有无包块。同时,最好每年带孩子做一次体检。   提高对小儿恶性肿瘤的认识,普及防癌抗癌知识已成为当务之急。还应让儿童远离装修、二手烟等环境污染,引导行业协会、志愿者组织帮助患儿家庭,鼓励他们积极接受治疗。
      美国白宫1日宣布,将在未来两年投入约10亿美元,启动抗癌重大计划,支持旨在攻克癌症的研究。   据白宫当天发表的声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将在今年拿出1.95亿美元用于癌症研究,在2017财政年度白宫将要求国会批准在这一方面投入7.55亿美元。   声明说,这些资金重点支持的领域包括:癌症预防与癌症疫苗研发、早期癌症检测、癌症免疫疗法与联合疗法、对肿瘤及其周围细胞进行基因组分析、加强数据分享、儿童癌症研究等。   由于许多制药公司研发一种新药就要花10亿美元,美国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10亿美元并不足以实现抗癌大突破,但它是一个开始,体现了美国联邦政府对抗癌计划的承诺。   由美国副总统拜登领衔的“白宫抗癌登月计划特别小组”当天还举行了首次会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代理所长道格·洛伊等人与会。洛伊会后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回答网友提问时说,这一计划将会加速癌症研究步伐,并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选择。   今年1月,奥巴马在他任内的最后一次国情咨文演讲中宣布,将发起一项寻找癌症治愈疗法的重大计划。上周,他又签署总统备忘录设立“白宫抗癌登月计划特别小组”,目标是让抗癌的研究进展速度翻一番,在5年内取得原本计划10年取得的进步。

页面